花疯子

全职角色x你 《当你做了噩梦后》 又名《作者单身十八年终于写出了恋爱小说》

*做噩梦后的产出物
*鼓捣出一个简短的测试题,非全员向
*作者没谈过恋爱也没看过恋爱少女小说,所以写的不好还请见谅~

PS:私心加进了两个女孩子

意识在虚幻中发现了现实,
于是它在不安的情绪中努力的抓住现实。
然后你醒了,于一片黑暗中。
梦中灾厄于脑内挥散不去。
> >
1、你因噩梦惊醒,而此时天还暗着。意识还没恢复的你觉得今晚是一个人睡的还是床上另有他人?
-一个人睡的  to 2
-和别人睡的  to 3

2、意识恢复后你发现这只是一场噩梦,但你还没有从那种不安的情绪中脱离出来。所以你决定?
-看手机 to 5
-下床走走  to 4

3、你翻了个身,手胡乱的摸去,你觉得你摸到了什么?
-手  to I
-抱枕 to C

4、你靠着墙站了会儿,今天你是在家睡的还是借宿?
-在家睡的 to 6
-借宿 to 7

5、你打开了手机,将屏幕的亮度调到最低。接下来你是想听音乐还是给朋友打电话?
-听音乐 to A
-打电话 to B

6、接下来你要做什么
-接着睡吧,睡不着也要忍着 to D
-看手机 to E

7、你今天去了哪儿?
-网吧 to 8
-某战队训练基地 to K
-朋友家 to 9
-邻居家 to F

8、你从房间出来,是打算下楼还是?
-下楼 to 10
-在客厅溜达一圈然后回屋接着睡 to G

9、这个家的风格是什么样的?
-家具有一股浓浓的现代艺术风,但墙上却贴满了偶像海报 to L
-简约系,东西放在哪儿都一清二楚,一些摆件装饰透露着该房子主人有着较高的品味 to M

10、网吧的人还比较多,这让你有些安心。你想溜达溜达,你会去哪儿?
-网吧A区 to N
-网吧C区 to J
-哪儿也不去,原地打转 to H








A
刘小别 >>

对方已向您发送文件
对方已向您发送文件
对方已向您发送文件
...........
是你音乐社团的后辈刘小别发来的,都是些音乐。你手一滑点开了其中之一,然后页面上显示出“您已接收文件”。
果然发文件的消息停下了,对方发来了一串问号:
刘小别:怎么还没睡?
你:做噩梦,吓醒了。
对方沉默了会儿,不久后你的手机上再次显示很多的“对方已向您发送文件”的字样。
你一一点开,然后发现他这回传的歌与之前的风格大不相同。
你:纯音乐?
刘小别:这些都是舒缓心情的曲子,我在网上随便找的。
刘小别:希望能有助你睡眠。
你:谢啦~
刘小别:...
刘小别:谢啥,咱俩谁跟谁。
你:不过我从不听这种舒缓的纯音乐,还不如你给我唱一首慢歌呢。
刘小别:........
你:哈哈,我开玩笑的。
结果几分钟后他又回你了消息,不过是替代了文字,长达4分多钟的语音。
你插上耳机,清脆的声音伴着异国英文从耳机流入你的耳中。也许是在夜晚,他有些刻意压着声线,但每个单词都能清晰的被他用舒缓的节奏唱了出来。
你从没听过刘小别唱歌,还是清唱。印象中他总是带着耳机独坐在校园的某个角落悄悄的用手关节敲打着节拍,看到你来会抬起头向你打招呼。他的嗓音清脆而明亮,犹若林籁泉韵,只是平日和你说话的时候声线很柔和。
你:好听。
你:谢谢啦。
刘小别:没什么...晚安。
你:晚安。
然后你就伴着他的歌声睡着了。

B
张佳乐 >>
“喂?”他的声音软软的,一听就是睡觉时被叫醒的。
“抱歉...”你看了看手机时间,才凌晨两点。
“啊...没事啦,这个点你给我打电话是有什么事吗?”
你沉默,因为做了噩梦所以很害怕于是打电话求安慰这种理由怎么想也...
“还在吗?喂?”
“那个...就是想你了嘛。”
话说出口你就想扇自己一掌,这算什么可笑的理由嘛,肯定会被他笑话的。
“哈...你不会是,做噩梦了吧?”
“嗯。.”
“你等会儿...诶,你先把电话撂了。”
“啊?”你被他这没来由的一句话弄的有点懵,直到对面又催了一遍才舍得挂了电话。
然后两秒钟后他又打了过来,你点了接听:
“干什么嘛?”你疑惑问道。
“没事啦,你等我会儿,我下床洗把脸。”刚说完你就听见他把电话放下,然后是一阵拖鞋摩擦地板的声音,再然后是远处传来了细微的水声。
你更不好意思了,你跟张佳乐关系再好,打扰他睡觉也不对。
“回来啦。”他的声音听上去精神了很多。
你只是低低应了句,没再说话。
“想说些什么吗...诶,不如你说说明天我吃什么吧?”
“呃...豆腐脑?”
“好啊,就是不知道我去的时候食堂还有没有。看来我要一直坐着等到食堂开门去吃食堂大妈的第一勺豆腐脑啦。”
你笑了笑,紧接着打了个哈欠。
“困了?困了就先睡吧。”他说,“别撂电话,开免提放远些。”
“你不睡觉了?”
“等你睡着了我再睡啊,不然你又要给我打电话。”
你听话的开了免提放在一旁,听着他的呼吸声沉沉的睡去。第二天一早醒来发现他一晚上都没有挂电话,你爬在电话旁“喂”了半天,只听得到他轻微的鼾声。
这一晚上的电话费啊...你有些肉疼,不过好像这才是他强行要你撂电话并给你打回去的理由?
到时候请他吃一顿豆腐脑吧~

C
韩文清 >>
你醒来后的第一时间是四处找你心爱的抱枕,但他很不幸的被韩文清压住了。
你有些无可奈何,想抽出抱枕抱着睡,但又不能吵醒韩文清啊。
你只好躺回原来的位置接着睡,但只要一闭眼脑海中就又出现梦中那诡异的场景,吓得你冷汗直冒。身体不由自主的往身边人的怀里靠近了几分,手抓住了他睡衣的一角。
也许是你的热量传递给了他,他醒了,有些疑惑的看向你:
“折腾啥?”
“做噩梦了。”
他起身,将抱枕从身子地下抽出来递给你。
“那个...”
你有些无措的看着他,将抱枕放在一旁,躺下来缩进他的怀里。
“果然还是你比较有安全感啊。”
你听见头顶上传来一声轻笑,然后身子被人环住:“不是嫌热吗。”
你摇头,当然这个动作等同于在他的胸前蹭了蹭。
他的手轻轻的拍了下你的后背:“好了,赶快睡。”

D
苏沐秋 >>
你早就被吓出了一身冷汗,还谈何睡觉?偌大的房间里只有你一个人,外面还很不巧的正刮风下雨,屋内黑的伸手不见五指,你只能缩在被窝里瑟瑟发抖。
“咚咚。”远处传来了敲门声。
你“啊”的在被窝里叫出声,坐起身用被子将自己裹成一个球,只露着脸。
外面又打了个响雷,雨似乎是下的越来越大了。
“苏沐秋,苏沐秋...”你小声的叫着爱人的名字,双手胡乱的擦着脸上的泪水。但你知道再怎么叫是没用的,苏沐秋这个人很久以前就不在人世了。
最后你哭累了,靠着床头昏睡过去。

在你看不见的那个空间,一个人静静的靠近你。
他伸出手抚向你的脸颊,但只能看着自己的手穿透了过去。
对不起......在那个阴阳两隔的世界他只能这样看着你。

E
孙哲平 >>
手机上的屏幕显示现在才半夜两点,你找不到鞋放在了哪个位置,就直接赤着脚下床向客厅走去。
你缩在沙发一角,手指随意的划动着手机,屏幕上显示着你和孙哲平的大头照合影。你吸了吸鼻子,点开QQ翻阅着聊天记录,从一开始几乎每天都在聊天,到后来的几天一聊,最后,离最近的聊天记录也只是半个月前罢了。
而那条记录也只是无关痛痒的,下雨了别忘了关窗户这种小事罢了。
你突然想起最近你们在一起两周年,还在吃饭的他被一个电话就匆匆叫走了,连你的挽留都没听见。
“真是的...就知道忙业务。”你将头靠在蜷起的膝盖上,嘴里正不高兴的嘟囔着,尽管努力的做出满脸不在乎的样子,但直到你没忍住拨通他的电话,听到了他的声音,眼泪突然就“啪嗒啪嗒”的往下掉。
“你就知道忙你的事,从来都不知道给我发条消息说声晚安。”你抹着眼泪冲电话吼道,几乎是把这几天的怨念全部都发泄了出来,才悻悻的撂了电话。
第二天早晨你醒来,发现自己在沙发上睡着了,脸上还挂着泪痕。
起身后你抖了抖盖在身上的被子,准备叠起来,然后你突然想到一件事——你昨晚并没有盖被子啊。
你有些慌乱的向屋内跑去,险些跌倒,幸好一只有力的手及时的扶住你。
你看见那张熟悉的脸,泪腺差点又没忍住。
身体传来的体温是温暖的,额头上的那一吻也是真实的。

F
卢瀚文 >>
你被噩梦惊醒后发现自己身处一个陌生的环境,之后才想起你本来被卢瀚文邀请到家里打荣耀的,结果却演变成PK谁输了谁就写一本作业的闹剧。
可是或输或赢获益的都是卢瀚文那个小鬼,你一个毕业生又有什么作业?但你还是被卢瀚文扣在他家,两个人一起写了一晚上的作业。
再然后就被他留宿了。
现在你揉了揉额头,梦里的恐怖场景怎样都挥之不去。刚准备下床走走,就看见门口出现了一个小小的身影。
你打开床头灯,发现那个几个小时前还在电脑前叫嚣着和你PKPK的小孩,现在正抱着枕头可怜兮兮的站在房间门口。
“前辈,我能和你一起睡吗?”
“啊?为什么?”
他走了进来,枕头一扔便扑进了你的怀里:
“我做噩梦了,哇——”
你有些无奈,看来今天不只你一个人被噩梦吓醒。
“好吧好吧,那今晚就过来睡吧。”你拍着他的后背,然后看着他爬上了床,乖巧躺在了你的旁边。
你也躺下,面向他,结果他直接钻进了你的怀里。
“就这一次啊...”你无奈的笑了笑,将可以活动的那只手环住了他小小的身体。

G
唐柔 >>
你在客厅溜达了一圈就回房间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你看见唐柔从对面那个房间出来,走了过去拽着她的胳膊:
“柔柔你知道吗我昨天晚上做噩梦了!好可怕。”你捂着心脏做出很夸张的表情。
“那你害怕吗?”她拍了拍你的手。
“那当然,我都吓得睡不着觉啊。”
她温柔的看向你,抬起手揉了揉你的头发:“那下次你再做噩梦睡不着就来找我吧。”

H
喻文州 >>
你从房间出来下了楼,在一楼玩游戏的人很多,这使你感到有些安心。
不久后你的手机振动了几下,掏出一看是喻文州打给你的。
“还没睡觉吗?”
“睡不着啦。”你靠着墙低头看拖鞋上的花纹,“诶对了,你为什么这么晚给我打电话啊。”
电话里传来低低的一声叹气,似乎是有些无奈:“我是听叶修说看见你下了楼,不玩游戏也不回去睡觉,只在那里站着,就给我发了消息。”
你扒头看向吧台,果然看到叶修坐在那儿正抽着烟,看见你还和你挥了挥手。
“快回去睡吧,晚上不睡觉会对皮肤有影响的,女孩子要好好爱惜自己知道吗?”
“知道啦,我现在就回去睡。”你转身上楼,“你也是,不要总因为研究战术而熬夜。”
“嗯,后天打完比赛,我就去H市见你。”
你撂下电话,偷笑着跑回了房间。
又可以见面啦。

I
王杰希 >>
你在床上翻了个身,手胡乱的在旁边的位置摸着,直到摸到了一只手,就顺着指缝展开手掌,与那只手十指相扣。
他醒了,转过头看向你,同时身子也转了过来,一只手抚向你柔软的头发:
“做梦了?”
“嗯。”
你向他靠近了些,将另一只手伸出握住那只与他十指相扣的手,放在脸颊处蹭了蹭。
而他也将手腕轻轻搭在你的腰上,手慢慢的拍着你的后背,像是在哄小孩子睡觉一样。
第二天早晨他起的比你早,见你揉着眼睛从卧室里出来后将早餐从厨房里端了出来。
“说说吧,昨天晚上做了啥梦。”
“怎么,你还要当一次周公给我解梦?”
他摊开双手,一脸严肃:“让王半仙给你算算。”
你被逗笑,伸出手拍了下他的手掌:“我知道,我以前查过,是生活或者情感压力太大才做这个梦的。”
“我把你养的那么白白胖胖的,不应该是生活压力啊。”他低下头沉思一会儿,忽的想到了什么,走向前握住了你的双肩,
“如果是情感压力的话,那看来我们有必要在今天晚上交流一下情感了。”

J
黄少天 >>
你穿着拖鞋静悄悄的走向C区,想找个没人的地方上网,但你在那个经常无人临幸的角落里看到了一个蒙着脸的人。
你好奇的走过去,然后发现这个身形有些熟悉。
他自然也发现了你,有些惊慌,连忙扯下捂在脸上的围巾,压着声音:“诶我去你怎么过来了,啊不对你为什么会穿着睡衣下楼,不睡觉你跑这儿来干什么?”
你认出了他是你的男朋友黄少天,就坐在了他旁边的位置:“哎...这不被梦吓醒了睡不着吗。”
“原来如此啊。”他点了点头,“那你也不能只穿这一身下楼啊万一冻着怎么办。你先把我这件外套披上别冻着知不知道?话说回来你做了什么梦啊这么吓人说来我听听。啊你不想说那就算了,你就看着本剑圣帮那个叶不羞打BOSS吧哈哈。诶你看起来很困啊要不要上楼睡一觉?哦想在我旁边睡啊,那你把我的外套穿走吧记住千万别冻着。”
你早已习惯了他的话多,所以就穿上了他给的外套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而被众人公认的话痨黄少天,今晚玩荣耀的时候一句话都没有说。

K
孙翔 >>
你醒来后发现天还暗着,而静悄悄的屋内只有你一人。你十分害怕,于是想去外面走走。
结果你发现走廊更黑,还冷,所以你打算回房间,然而你走错了屋。
听队友说孙翔睡觉总忘记锁门,没想到他真的不锁门。
于是现在的情况就是你非常尴尬的看着床上那一团,结果更可怕的是那一团还动了动。
被你吵醒的孙翔:???
他顶着一头乱毛看着你,片刻后才反应过来:
“喂你干嘛随便进我房间啊!”
“啊不是不是!”你慌忙解释,“我只是出来走走没想到进错房间了。”
他对你的解释有些不满:“大半夜的出来干什么嘛,不会做噩梦了吧。”
不过他也没料到你居然真的点了点头,于是很不爽的靠在床头上:
“那你过来。”他往旁边挪了挪。
“啊啊?!?!”你有些慌乱,他这是在让你和他一起睡吗?
“想什么呢!我是让你坐在我旁边靠着床头睡一会儿。”他有些着急的挠了挠头,不过夜很黑你没有看到他已经红了的耳垂。
“快过来,别等我反悔。”
于是你走过去,小心翼翼的坐在他的床边,也没有上床,只是靠着床头闭上了眼睛。身边有个醒着的人,也让你有了些安全感。
当然你并不知道,孙翔为了陪着你后半夜也没睡觉,玩着手机也总不时的看向你。
第二天你醒来后房间里只剩你了,身上还披着一件不属于你的衣服。

L
楚云秀 >>
你被惊醒后,悄咪咪的抱着枕头去了楚云秀的房间和她抢被子。
她自然是被你吓了一跳,问你怎么了。
“秀秀,我做噩梦了。”你凑近她努力摆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
楚云秀把多余的被子往你那儿挪了挪,张开双臂冲你笑的有些暧昧:“要不要让姐温暖你一下?”
你笑着凑了过去,头埋在她的脖颈处。楚云秀也抱着你,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你的头发。
云秀的身上好香啊。你陷入睡眠前想。

M
周泽楷 >>
你在床上静坐许久,才发现旁边的位置空了。
你悄悄的打开房门走出房间,看到楼下那个大电视机正播放着节目。
“泽楷。”你在楼上轻轻唤他,而对方寻着这一声的来源,转过头找到了你。
然后他想起身,你连忙摆手让他坐下,然后下了楼梯走向了他,坐在他的身边。但他却往远处挪了挪,冲你摇了摇头。
“拜托,你的感冒不是那种传染性的好吗?”你有些不满,装作一副生气的样子,“还有我没拿被子下来,冷,把你的借我。”
周泽楷一愣,随后点了点头。
你有些崩溃,这家伙真的以为你想占用他的被子吗?他还在感冒诶你怎么可能会抢他的被子。
但他并没有像你想象的那样傻傻的把被子给了你,而是离你坐的近些,用厚厚的被子把你也裹住了。
你贴近他有些发热的身体,脸一红。
他抱着你,用下巴蹭了蹭你的头顶:
“睡?”
“嗯。”你应着,也回蹭了他。
你们就在沙发上挤了一晚。

N
叶修 >>
你下了楼,打算在网吧A区玩会儿荣耀,路过吧台的时候正值夜班的叶修叫住了你。
“穿着睡衣瞎逛啥呢,快回去。”
你走向吧台将下巴搁在台子上,一脸可怜兮兮的看着他:“我做噩梦了嘛,有点害怕。”
他把吸了一半的烟掐断,推开了旁边的椅子,示意你坐在那里。
“把外套披上,听话。”他指了指椅背上的那件薄外套,你也乖乖照做了,并趴在桌子上看着他打荣耀。但这个角度是看不见屏幕的,你也只能看看他那双在键盘上飞舞着的、好看的手,然后渐渐的睡了过去。
早上醒来他还没走,但是也没玩荣耀,因为你没听到键盘鼠标的声音。你睁开眼,发现他正撑着下巴看着你,而你那只没被脑袋压住的手正被他轻轻牵着。
他看见你醒了,牵着你的那只手握的紧了些:“要不要去楼上接着睡?”

评论(6)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