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疯子

当他们穿越到了角色身上…①

·穿越梗,演员穿角色身上

·刚入坑,人物ooc预警


在夏天快要结束的时候,某个时空发生了异变。

原本静谧的夜空出现了九星连珠的奇阵,发出刺眼的光芒。索性这光芒只出现在离居民区很远的一处空地内,无人知晓。时空管理员在发现这一异常后迅速报告给了上层,不出半日,便找到了祸源。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白发少女跪在地上双手合十,声音听起来楚楚可怜,“我只是想试试新发明的东西,没想到会开启能够穿越时空的九星连珠阵...”

“你这是扰乱时空秩序!”站在旁边的一个女人捏着她的耳朵,看起来十分生气,“有人已经查到一个时空出现了问题,你现在,立刻去那个时空收拾你的烂摊子!”

尘世有国,名曰钧天。立国三百二十八天,国主启昆登位十六载,钧天国势渐微、诸侯并起...

一大队戎装兵马气势汹汹的排在天璇国境内,一名将军在阵前跪在地上,双手抱拳:“我等二十万兵马已准备就绪,请王上下令!”

站在他面前的男性看起来二十出头,穿着一席紫罗兰色华裾。身旁和身后都有护卫把手,看起来似乎是这里地位最高的人。

他粗粗略过那些士兵的脸颊,那些士兵刚经历过一场大战并得胜,士气大涨,每个人的脸上都略带激动之色。
“诸位,钧天兴废,在此一战。”他面无表情,话语间抬手示意,“去吧。”

此言一出,将军便起身带领兵马离开了天璇。而这位君王似乎是松了一口气,一身帝王气质也松懈了下来。一旁的丞相连忙迎上:“王上,若您累了就赶紧回宫休息吧。”

年轻的君王点点头,准备转身上轿,但还没有迈开步子就忽的晕倒在地。周围顿时乱作一团,谁也没有发现,原本蔚蓝的天空积云散尽,九星连珠在中央散发着强烈的光芒。

陵光王,天璇国的国君,近日各种起兵并吞并周边小国可谓雄心勃勃,而且他已经命人前去钧天刺杀天下共主。

魏玹辰年轻时就在辅佐上代君王,几乎是看着陵光长大的。陵光幼时天资聪慧,能文能武,但身子一直很差,前些日子还因身体不适喝了小半个月的汤药。不过在魏玹辰眼中,今日王上只是亲自出面鼓舞士气罢了,虽然现在仍在九月,但也开始转凉,不至于热到中暑。

且城内百姓相传今日天有异变,他虽没注意,但现下天还阴着,更不可能与中暑有关。太医已经来过了,只是说王上近日太累才会晕倒,可他总觉得心不平静,在寝室外已踱步多时。

这时太医已经提着药箱出来了,示意王上已醒,于是魏玹辰连忙进屋走至床前:“王上,王上?”

被唤的人虚虚睁开眼,在魏玹辰的搀扶下坐起身,神情有些迷茫:“啊...抱歉,我又睡着了...”

“王上在说哪里的话,要不是今日王上亲自去鼓舞士气...”魏玹辰一串说辞让对面的人特别茫然,陵光揉了揉眼睛,环视着四周。

“我睡了多长时间?”陵光眨巴着眼睛注视魏玹辰,“导演让开拍了?我需不需要再补个妆?”

对面的魏玹辰懵了:“王上您在说什么啊,老臣怎么一个字都听不懂?”见陵光王还没反应,他连忙起身跑向门外,“快,快传太医!”

今天对于吕鋆峰来说是一个清闲的日子,没有行程,也没有人约他出去玩,他索性赖在宾馆柔软的大床上享受人生。

但他睡不安稳,梦里隐隐约约有什么人在呓语,令他心神不宁。他想醒来,却无法起身,潜意识断定可能遇上“鬼压床”了。大脑无法思考,分不清现实与梦境,苦不堪言。

在挣扎过后意识伴着身体又陷入了沉睡,等再度醒来后,他便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又熟悉的环境。

吕鋆峰揉了揉眼,辨认着面前有些眼熟的老人,身上的服饰很是奇怪,他是穿自带的睡衣睡觉的,而不是这件很有古代气息的衣服。大脑运转许久,他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视线直盯着面前的老人:“啊...抱歉,我又睡着了...”由于劳累,演员拍戏时不小心睡着是日常,况且陵光这个角色大多都是处于比较懒散的状态,要么半躺要么撑着扶手静坐,催化了他的困意。

于是他道歉,可对面那位和他搭戏的老演员却见了鬼一样,吓得连连后退,直接跑去传什么太医。

吕鋆峰起身下床,穿好鞋就跟着老演员向外走去,哪知刚推开门就被一个拎着箱子的人挡了回去。

“王上身体不适,不便下地行走,还是请回到床上休息吧。”

吕鋆峰懵了,他记得剧本上没这段啊,况且《刺客列传2》都在网上播完了,他为什么还会穿着陵光的衣服出现在横店拍戏?

就在他还一脸茫然的时候,周围事物和人在一瞬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行动缓慢,最后成为静止状态。一个头发雪白的少女从殿外,越过僵住不动的魏玹辰和太医走了进来。她走进来也不说话,就这么和吕鋆峰面面相觑着,结果还是有人没忍住打破了这诡异的宁静——

“那个...你头上的那个是…”吕鋆峰指了指对面少女的头发,又冲自己的太阳穴戳了戳,“是兔耳朵吗?”

“这不重要!”少女力度颇大地摆摆手,“重要的是,你!穿!越!了!”

“啊?”

“而且我此行前来是和你道歉的,要不是我瞎搞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打扰到你的日常生活真的很抱歉qwq”

“我...”等等我刚刚是不是看到了颜文字。

“好了,你不用说了。”兔耳少女抬手阻止了吕鋆峰说话,神情严肃,“事已至此...我只能跟你说,不要向任何人透露你是外来时空的人!”

“好啊。”吕鋆峰坐回陵光的床榻上,“那你说,我一个21世纪的五好青年突然被拽进了这个时空,还是在古代,我怎么才能让自己表现的不像是外来时空的人?”

“这个你放心,我会随时出现的,假如你有疑惑可以问我!”

吕鋆峰低头思索许久,再抬起时脸上已经没了之前的焦虑:“我大概了解了,那我要怎么回去?”“这个简单——”

“等我回去研究解决办法,找到了自然会来接你回去的!”

“最后一个问题!”吕鋆峰有些激动的站起身,“我能摸摸你的兔耳朵吗?”“不能!”

白发兔耳少女走后,时间又开始流逝了起来。而吕鋆峰也终于接受自己穿越了的这个事实,这个时空正在发生着《刺客列传》的故事。他有些庆幸,他不仅是扮演过陵光的人,还看过《刺客列传》两部完整的剧情,至少是可以伪装一下自己的身份。

比如说现在他正在王城内召集朝臣们议事,虽然他是被老丞相拖来的...

“启禀王上,陵水大捷!共主启昆身死,钧天已经退兵!”一名信兵飞奔进殿,单膝跪地道。

“好,甚好!”陵光...现在应该叫吕鋆峰了,挑眉一笑。
魏玹辰站在他身旁附身低语,吕鋆峰点了点头,继续道:“裘振呢,他为何还未回宫?”

信兵缩了缩脖子,声量也有些降低:“回王上话,裘大人行刺成功后便点了烟火信号,可他迟迟未归,吾等沿着陵水上下搜寻了数百里,一刻也不敢怠慢...如果发现了裘大人,吾等会立刻带他回宫...”

“混账!”吕鋆峰瞬间入戏,一甩袖摆,“才搜寻数百里,你们都干什么吃的!”

他是播音系的学生,说话句句字正腔圆,声音的音量也因愤怒变得极大:“如果裘振有什么三长两短,回去告诉你们将军,都不用回来了!”

殿上的人都被吓傻了,印象中他们侍奉的这位王举止优柔文雅,连说话声都比较柔声细语,从未像这样向他们怒喊过,一时都僵硬的立在原地。只有信兵低低的应了一声“是”,躬身退出殿外。而此时,又一名信兵飞奔进殿并呈上军报。

吕鋆峰看那封战报被火漆封印,挥挥手示意魏玹辰替他打开。魏玹辰拆开信封递给吕鋆峰,他扫上几眼便将信丢到一旁:“瑶光王室已死相逼,他们要死,就随他们去吧。”

殿上的所有人皆是一愣,魏玹辰连忙捡起那张信报匆匆扫了几眼,然后上前两步跪在他面前:“王上请三思!臣以为眼下大局不明,如果将一国王室绞杀殆尽的话,只怕要背上暴虐之名。”

身前的人没有回头:“那依您之见,该如何是好呢?”

“老臣觉得,应当派出我国使臣和瑶光交涉,同时再让上将军退兵二十里,让他们心甘情愿的臣服。”

吕鋆峰转身一笑:“好!”

然后他突然一愣。

剧本上不是这么写的,陵光是个野心勃勃的人,即便瑶光王室的人都死绝了,他也要攻占瑶光并将他们的国土归为己有,更何况瑶光王室以死相逼的举动轻易的挑起了陵光暴虐的心性。

可吕鋆峰不是,但凡是21世纪身心健康的人类都不喜欢在现实中打打杀杀。而且他知道接下来的剧情走向,陵光派人刺杀了天下共主使得天下大乱,又派兵攻陷瑶光国害慕容黎国破家亡,后来...天道好轮回,自食恶果。
在感叹的同时吕鋆峰又想到一件事,那就是...他没办法按照剧本演下去了!既然他这个天璇王已经决定不攻打瑶光国了,那么瑶光王室就不会死,瑶光国就不算是真的亡国了。

那瑶光国未亡,慕容黎还会按照剧本走复国剧情吗?

评论(4)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