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疯子

【玖澈】路x你 一个人类与狼族少女的故事

第二人称视角,XX为你的名字,请自行代入。【可能会有错别字,请各位多多包含啦(๑´ㅂ`๑)】

  那天,雨下的很大,你缩在一个纸箱子里,如同一个无人领养的弃子。
你是一个狼人,刚刚学会了如何化作人形,于是你高兴的离开了自己的家园。还不怎么适应人类走路的你完全无视掉了兄长的提醒。
进城的你没多久就累了,毫无戒备的靠在一棵树上睡着了,醒来之后却发现周围一片阴暗。
外表是五六岁身形的你连忙向家的方向跑去,却因地滑摔了个跟头,你疼的龇牙咧嘴,连路都忘记怎么走。而且此时是下雨天,四周一片迷茫,玩儿昏了头的你怎么可能还找得到回家的路。
你只好爬向附近的一个小巷,而且找到了一个纸箱子,你蜷缩在那里瑟瑟发抖着,没有遮挡。你开始小声啜泣,开始抱怨自己为什么没有好好听哥哥的话,你在想自己是不是要无依无靠的死在这个地方。
“真可怜,被大人抛弃了吗?”在你绝望的时候,一把伞伸了过来,替你遮住豆大的雨点。你缓缓睁开眼睛,看见的是一个戴着黑色连帽衣的男生冲你温柔的笑着。
“你愿跟我走吗?”

那一年,你五岁(人类外表),他二十一岁。

“不识字吗?”他见你会说话却读不出书上的字,他摸了摸你的头,“没关系,我教你。”
你看着他耐心的样子,心中莫名的感动,你开始暗暗的做下了一个决定。
你开始每天勤奋的学习,去适应人类的一切行为,你开始学着用很难用的筷子,吃着熟肉,用杯子喝水,用双脚很熟练的走路,蹦跳………
他做的饭特别好吃,你特别喜欢看着他围着围裙(…)做饭。
不久你的生活行为已经和人类没什么不同了。

“路人~我们来看你啦。”你七岁生日(他捡到你的日子)那天,他邀请了他的朋友来参加。
“(⊙o⊙)哇,路人你什么时候生了个女儿啊。”一头金发的男生凑了过来看了看你。“去你的,这是我在外面捡到的。”他的声音从厨房里传了出来。
“白鼠局长快过来看看,这小萝莉长的太可爱啦!”“狮子,你能缩回你那狗一样的舌头吗,把人孩子吓着了…”白鼠坐到狮子旁边看着你。
你并没有看着白鼠和狮子,你只是看着那个仍然站在不远处看着你的那个人——他们口中的局长,你看着他,撇过头,又有一股不安的分子生了出来。

那一年,你陪伴着他过了两年,认识了他的朋友。

你从来没想过这一天到来的如此之快。
“局长,找个地儿随便坐,我先去帮可儿拿快递。你顺便帮我看着XX~”他说完这话就离开了,屋内只剩你和局长。
他看着你让你心里发毛,于是你准备起身离开他所在的屋子,不料没走几步身后便传来了让你震惊的一句话,
“你还想藏到什么时候。”

那年雨天,在城里生活的得知了你不见了的消息的哥哥,急得冲出家门,却怎么也找不到你。后来你的哥哥在一次和他聊天的时候意外得知他在两年前捡到了一个五六岁左右的小女孩,于是从那时起他就注意了起来,在你七岁的生日会那天,他终于亲眼验证了心中所想。

你很想说,局长,你是不是认错人了。但你知道此时逃避也无用,你只得转过了身子面对着他。
“哥………哥哥。”

局长很无奈的看着你,但又因真的找到了她失散的妹妹而送了口气:“回家吧。”“不!”你喊了出来,这是第一次当着面违背你哥哥的命令。“你是狼人,狼人注定要与人类世界背道而驰的。”局长平静的说道。泪水在你的眼中打转,此时你的脑海中想的都是他的样子。
“可是…哥哥不也能在人类世界生活吗,为什么我不能。”
“XX,”局长似乎被你戳到了痛处,眼中包含了悲伤,“如果狼人要变成人类的话,就必须祭祀一个对你有感情的人类,我说过的吧。”你似乎知道他接下来要说什么,惊慌失措的抬起头,泪水早已绝提而下。
“明天就是月圆之夜,你好好想想,是跟我走,还是……杀了他。”外面响起了沉重关门声,你听见了你再熟悉不过的脚步声。
“XX,我回来咯~……局长呢?”他进来环顾了除了你之外空无一人的四周问道,又看见了你满是泪水的脸。“诶,怎么……你别哭啊,发生了什么?”他慌忙找出纸巾轻轻地擦掉你的泪水,“是不是痒局长干的?小样我不在竟然敢欺负你,看我收拾他去………诶,你这是……”你看着他蹲在你面前,与你平视,于是你搂住了他的脖子,抱住了他。
你听见他在你耳边温柔的轻笑,回抱了住你啜泣着而抖动不安的身子,温暖的手掌轻轻地安抚着你的头。
“没事的,有我在。”

那一年,离月圆之夜只有一天。

你那天起的特别早,你洗漱完毕后,第一次自己做了饭。你站在小板凳上煎鸡蛋,用面包机烤面包,学着他的样子。你把他的单独一份的早点放在桌子上,穿好衣服,蹑手蹑脚地走进他的卧室,看着他安静的睡颜,踮起脚,在他额头上附下了一个吻。

谢谢你的照顾,很抱歉这两年的打扰,我要走了,离开这不属于我的地方,虽然和你在一起的日子很开心。

你下了楼看见局长站在门口等着你,你不舍的回头看了一眼你生活了两年多的家,强忍着心中的悲伤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你重新回到了你出生的家园,周围的一切熟悉的事物勾起了你内心家的回忆,你欢快的跑了进去,去和你认识的人打个招呼。
局长在后面欣慰的笑了笑,又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又朝相反的路走了。

你不知道的是,在他醒后,他几乎发了疯的找你,直到碰见了局长。

月圆之夜的后一天,你的哥哥局长突然来找你。
“你可以去人类世界生活了。”此时经过月圆之夜洗礼的你,已经是十五六岁的模样。你听见这个消息欣喜若狂,局长拿出了一个装满红色液体的瓶子给你,“喝了就能变成人类了。”“我要让他看见我现在的样子吓吓他,然后告诉他我的事情。”你还没喝就拿过瓶子开心的跑到人类世界,你凭着自己的记忆找到了你生活了两年的那个地方,你拿出了他曾告诉你藏在外面的备用钥匙,那时他总是忘记带,索性拿出一把藏在外面了。你找到钥匙开了门,四处跑来跑去,却看不到你熟悉那个身影。
“别找了。”局长出现在你身后。“他呢?”你问他,他不回答,只是看着你,周围一片死寂,“他呢?!”你开始不安,心中一个最可怕的想法冒了出来,“他呢!路人呢!他在哪儿!!!”局长扶着你颤抖的肩膀,“我很抱歉,他……”

“她是狼人,我的妹妹。”局长是在一个小巷子里找到他的。
今天下着雨,与那年一样。他在当初找到你的那个暗巷站着,没有打伞。
“如果让她在人类世界里像人一样呆着……只能祭出你身上全部的血液。”“局长……”他回过头看着局长,笑了,脸上不知道是泪水还是雨水,“她很喜欢这个世界,她喜欢被阳光照耀的地方。”

也许他疯了,被雨水惯坏了脑子,他竟主动要求贡献出自己的血液。

你听着局长的陈述,内心波涛汹涌。

“九命猫…”你找到了狼人族里唯一的巫师,道出了自己的原委。
“我明白了,你是想恢复一个人类的生命是吗?”她说道。你点了点头,手中紧紧握着他的血瓶。“可是,这样的话你会失去生命的。”九命猫皱着眉头,“确定要为了一个人类而付出自己年轻的生命吗?”你不假思索地点了点头。

你坐在一个魔法阵里,旁边是他。局长现在一棵树旁看着,仪式开始,魔法阵发光,局长扭过了头。你感受到了身体的变化,握住了他的手。眼前的视野一片模糊。

你醒来了,周围是酒精药水的味道。
“我拜托九命猫偷偷动用了种族的禁忌让你醒过来。”局长坐在你身边关切的看着你,“你还真是胆大,竟然用自己的生命去换他的生命。”局长沉思道,他似乎想起了很久以前,也有那么一个人类为了他贡献出自己的血液,也许那时的心情,也是像路人如此吧。
你抱住了局长,一直默默爱着你的哥哥,为了你的生命同样不惜代价。
“他在那儿,马上就会醒来。”局长指了指旁边的那张床,“我在外面等你们。”

现在的你,17岁,他23岁。

你目送着局长出去后,走到了他的床边,伸进被窝里找到了他的手握住。
真傻,只是为了我而已……为什么…
你看着他笑出了声。 所以啊…更不能分开了,这次我不会跑走了。
这时,你感到身边人的手动了动,你惊喜的看着他半睁开眼睛看着你,又侧过头看了看墙那边模糊的窗,你也向那边看去,冲他指了指窗外,

你看,又下雨了。

————————完————————

评论

热度(1)